猪崽的胰岛素工厂

【诺民】黑咖啡与水蜜桃汁(上)

依旧激情短打

小甜饼

OOC

幼儿园文笔  宝贝们看的开心就好😂😂😂

应该还有一发下就完

并没有什么🚗   但老福特老是屏蔽

老福特排版好难55555😭😭😭

链接走评论😂😂😂

爱你们💗💗💗

上邪

激情短打  #小甜饼#

OOC是我的

xxj文笔

大家看的开心的话就最好了😂

0.

上邪。

1.

“喂,你别哭了好不好?”罗小娜手足无措的用白色的袖子胡乱抹着李小诺眼睛里掉出来的金豆豆。

“要不,要不,我的糖给你吃。”罗小娜边说边在小书包里翻来翻去,翻出了一个水蜜桃味的棒棒糖。

李小诺抱着棒棒糖,打了个哭嗝,吸了吸鼻子,脸上的月牙慢慢升了起来。

罗渽民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化学老师正在讲新的化学公式。

他清醒了一下,发现依旧听不懂,

看来不是没睡醒的问题。

罗渽民暗自想着。

无所事事的时候他总喜欢转过头去看同桌的李帝努。

看着那人下棱角分明的下颚线和高挺的鼻梁。

完全看不到以前的那个金豆豆说掉就掉的小糯米团子的样子了。

啊,好可惜。

罗娜心痛的把自己的脸揉来揉去。

李帝努看到罗渽民醒了,心思也没在化学公式上了,注意着身边人的一举一动,看着旁边的人把那张白嫩嫩的脸蹂躏过来蹂躏过去的,被可爱的也上手揉了一把。

换来了一个肘击。

李帝努笑的傻兮兮的,揉了揉被攻击的地方。

啧,

真想让那些给他递情书的纯情少女看看他这个傻样子。罗渽民想。

2.

罗渽民从小超市抱着一大包薯片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班门口的李帝努。

那人面前是一个比他矮一头的女生,女生长什么样子罗渽民没看清,就看到了女生手里的粉红色信封。

嚯。

又是一个被他那张有趣的脸欺骗的无知纯情少女啊。

罗渽民忽然觉得这个新出的南瓜味真的难吃。

一边想一边把剩下的薯片倒进嘴里,嚼的嘎吱嘎吱的,穿过横在班门口的两人。

3.

“所以结果呢??”李东赫给嘴里塞了一大口米饭含含糊糊问到。

“啥结果??”罗渽民挑眉问到。“奥,那个女生啊。没啥结果。”

“她不是jeno的类型。”罗渽民想了想又补了一句。

“欧么,那我们高岭之花冷面校草的理想型是啥样的啊”小熊崽闪闪的眼睛里充满了求知欲。

罗渽民皱着脸戳着盘子里的白饭:“不知道。”

“啊?”李东赫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你俩不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吗?这还有你不知道的?”

罗渽民的气焰更低了,头上飘来一片小乌云。

“话说,从小到大,我也都没看过他对哪个女生动过心思啊。”罗渽民苦恼挠头。

4.

刚在食堂聊的热火朝天呢。

回到教室就看到李帝努和一个女生在一起聊天。

罗渽民看了看发型,好像是昨天递情书的女孩。

咂咂嘴,

行吧。

5.

周五是罗渽民生日。

往年都是和朋友一起过的,今年也不例外,早早约好了生日趴。

一大清早早读的时候,他跟李帝努说下午放学的时候陪他去买点东西。

“啊,”李帝努面露难色“抱歉啊娜娜,我下午有点事…”

罗渽民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

人都说有事了,他就没多问。

结果下午买完东西从店里出来就看到了马路对面的李帝努和那个情书女孩。

坐在聚餐桌前,罗渽民手里的吸管有一下没一下的撞击着可乐杯里的冰块。

餐桌上热闹的氛围完全没能让他开心起来。

原因呢?

李帝努迟到了。

准确的说,是一个小时零三分四十三秒。

罗渽民有点生气,两人认识了十几年了。李帝努就从来没缺席过他的生日派对。

虽然这次可能是为了陪女朋友。。。

好吧,还是女朋友比较重要啊。

努力开解自己后,

罗渽民心情更差了。

6.

借口上厕所的罗渽民,逃也似得出了餐厅。

在街上游游荡荡半天。

抬头的时候就发现走到了第一次和李帝努见面的小公园。后来两个人也经常在这里玩。

不知不觉就这么久了啊。

罗渽民一屁股坐到公园的秋千上,秋千因为一下承受了过量的体重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

“娜…娜娜?”

“???”李帝努???罗渽民怀疑自己是不是安静太久了有了幻听。

可是眼前这个气喘吁吁,额顶翘起一撮呆毛的人,不是李帝努是谁。

“啊,你怎么来了,”罗渽民听到自己的声音,体内的黑暗娜娜举着三角恶魔叉说道:你还知道来啊。

“这不你过生日嘛,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小祖宗。”李帝努笑着的蹲到罗渽民腿边,仰着头看他一直不肯抬起来的小脸。

“没事儿,我能理解,陪女朋友比较重要嘛。”黑暗娜娜又举起了自己的小钢叉:左想右想难道不是我比较重要吗?

“女朋友?啥??谁???”李帝努惊恐疑问三连。

“不就是昨天给你递情书的那个女孩嘛,我下午都看到你们一起了,其实你直接跟我说就好了嘛,就算你不来也行啊。”罗渽民委屈碎碎念。

“所以你就觉得我们在一起了?”李帝努忽然笑了,弯弯的眼睛,翘起的嘴角。让罗渽民在心中大呼可爱。

不不不,罗渽民摇摇头。

罗娜娜!!!不能被美色所迷惑!!!黑暗娜娜举着小钢叉气势汹汹道。

“罗渽民,”李帝努的声音忽然严肃起来,

“你是真的不知道我喜欢你啊。”

“????!!!!”罗渽民失声。黑暗娜娜也用小尾巴遮住了红彤彤的小脸蛋。

“那个女生我拒绝她了,但是她今天早上来给我送了个小蛋糕,说是她亲手做的。请我一定收下。这不是你生日到了嘛…我就。。。听她说是她自己做的蛋糕…我就请她帮忙,让她教我做蛋糕。”

李帝努见罗渽民不说话也不抬头,紧张的握住他的手。

“娜娜。。。我知道我这个人不太会说话,”是李帝努又率先打破沉默。

“嗯”

罗渽民还是没抬头,低着的小脑袋点了点,有点长的刘海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李帝努的鼻尖。

“而且还no jam,”

"嗯"

"有时候反应还慢"

"嗯"

“惹你生气了还不知道。”

“嗯”

“但是我真的"李帝努顿了一下“好喜欢好喜欢你。”

“嗯”

“喜欢到想把全世界最好的一切都送给你。”

“嗯”

“所以…”罗渽民感受到了李帝努的手攥的紧了一点,声音有些微微发抖。

“你呢?你喜欢我吗?娜娜。”

八月的夏夜从来不缺热闹,聒噪的蝉鸣,和远处传来的小孩子们的笑闹声。一下接一下的敲击耳膜。

李帝努觉得自己心跳声要盖过这一切了。

盖过一切声响,迅速攀上耳根。

“蛋糕呢?”罗渽民忽然对上还傻兮兮蹲在地上的人的眼睛。

“啊?”李帝努被这突然的问题问的蒙了一下,“蛋糕放在东赫那了,我到店里没找到你,东赫说看着你心情不太好就放你出来走走,我急着出来找你就放在店里了。“

“所以你迟到也是因为这个蛋糕?”小罗同学有点不好意思了,人这么为他,他还给误会了。

李帝努今天不知怎么的,嗲得不行,没一会笑眼又跑出来勾人了。

“你知道我的,”李帝努笑着摸了一下后脑勺,不太好意思的说,“我进厨房真的是灾难…本来都快好了…然后我一不小心…然后我就又重做了一个…”

罗渽民猛的从秋千上站起来的动作弄得他有一瞬间眩晕,然后他顺手把还蹲在地上的李帝努也给拉了起来,弄的人一个踉跄。

“以后那个学妹要是再找你的话,”罗渽民走在前面,忽然回过头来,看着身后人的眼睛。

“你就说,对不起,我已经有对象了。而且我非常爱他,他长得非常帅,性格非常好,你没可能了。懂吗?”

“遵命,男朋友。”

后来罗渽民一边享受着男友牌VIP服务的按摩功能时顺嘴问了一句李帝努当时是怎么找到他的。

背后传来李帝努因为用力而有些微喘的声音:“是命运。”背后传来闷闷的笑声。

可能真的是命运。让我跑向你,让你张开双臂,然后陷入以你为名的漩涡。

7.

高二期末考最后一门是化学。

罗渽民最不拿手的科目。

所以到了交卷时间他也没在做挣扎,径直交了卷子,去李帝努考场外面等他。

李帝努所在的考场里都是学霸级的人物,一个个的都埋头奋笔疾书。

罗渽民找到了坐在窗户旁边的男朋友,他身边的白色的窗帘被热浪有一下没一下的吹起来,堪堪的拂在李帝努身侧。

像纯情漫画的男主角。

在罗渽民脑补了第100+种纯情漫画情节后,后知后觉的不好意思起来。

随手从书包里翻出来本《乐府诗集》看起来。

罗渽民虽然对理科不怎么感兴趣,文科却是很好。

李帝努经常被他丰富的词汇量弄得脸红。

李帝努看到了在靠在走廊栏杆上捧着本书看的罗渽民。

三两下收拾了东西,交了卷,出了考场。

离下考还有十五分钟,走廊里还空荡荡的。只有少数几个提前交卷的同学走过。

李帝努悄无声息的贴到人的身旁。

“娜娜”

本来只是正常的叫了人一声。

没想到罗渽民反应这么大,啪的一下合上了书,脸红的像熟透了的水蜜桃,眼睛不安的转了转。

“怎么了?在看什么?”

李帝努有点不懂了,他刚刚也瞥见了书名,《乐府诗集》。。。没什么问题啊。

“没。。。没啥”

小祖宗,说话都不利索了,肯定有问题。

“真的?”

“骗你干啥,走走走,回家回家。”罗渽民扭头就走,走的飞快。

所以最后李帝努问出结果了吗?

没有。

被刚吃完水蜜桃棒棒糖的罗渽民用一个吻堵了回去。

8.

很多年后的一个冬日,天气阴沉沉的,像是化了一半的棉花糖,粘稠的,腻糊糊的。

罗渽民穿着桃粉色的安哥拉兔毛上衣,衬着粉色的头发,整个人暖茸茸的。家里的地暖很足,他随性惯了,光着脚在地上跑来跑去的,

李帝努刷完牙出来后就看到这个情景。

一把人抓到自己怀里来。

“又不穿拖鞋,嗯?”

“嘿嘿嘿,忘了,忘了”罗渽民一边给人陪笑,一边两只脚踩到李帝努穿着拖鞋的脚上。

“这样行吗?”舌头短了一截似的撒着娇,

李帝努二话不说手脚并用,连搂带抱的把人拐到沙发上。

两个人在沙发上腻腻歪歪了一会,结果就是李帝努鼻敏感有点不好,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娜娜,以后别穿这件衣服了”

“?????不行,我新买的,我喜欢,就穿”

“行,那你坐远点”

罗渽民看着对方整张脸都皱起来了和自己撒娇,觉得简直可爱的要死。

为什么会喜欢这种奇怪的撒娇啊。

要命。

硬是挤到李帝努怀里坐定,

两人打开电视无聊的换台。

刚好一个台在演最近大热的校园剧。

男一和男二穿着校服在走廊上勾肩搭背的聊天,笑的特灿烂。

李帝努忽然想起来什么似得,

捏着罗渽民的手亲了一下,

问:“娜娜,高二那年期末考试,你到底在走廊上看了什么啊?”

“???”罗渽民听人这么说,才模模糊糊的记起来那个叶子绿的发烫的午后。

“你咋还记得啊?”罗渽民不解,

“那可是我第一次看见我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祖宗脸红啊,”李帝努眼睛弯起来,

又把人的手拉到嘴边来,

这次没亲,

轻轻咬了一口。

“我可是要记一辈子的。”

羞得罗娜娜直接上手把男朋友的脸任意捏扁揉圆。

嘴上问到:“你真的想知道?”

“嗯。”李帝努在男朋友的魔爪下,脸以扭曲的姿势,挤出一个音节来。

罗渽民忽然停下手,

捧着李帝努的脸,

“好,不过你答应我,一会我说一句,你就重复一遍。”

李帝努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

“上邪,”罗渽民望着李帝努眼中自己的影子,

“上邪,”李帝努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罗渽民眼睛反复描摹着李帝努脸上的所有起伏,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李帝努眼睛开始弯了下来,

“山无棱,江水为竭,”

“山无棱,江水为竭”

距离更近了,连呼吸都黏在一起

“冬雷震震,夏雨雪”

“冬雷震震,夏雨雪”李帝努看着罗渽民亮闪闪的眼睛,

“天地合,”

“天地合,”

啄了一口。

太可爱了,要命,李帝努想,

每说一个字都想吻他。

“乃敢与君绝。”

“好。”对面的人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眼睛已经变成一牙新月。

“你…”

后面的音节,就这么被对方含进了嘴里,罗渽民看着眼前放大的脸,心跳的不行。

两个人交换了一个温柔缠绵,不带任何情欲的吻。

一吻过后,李帝努的嘴还贴在他的嘴上,

一张一合的贴着他的唇说话。

每一个字都印在他的唇上,

呼吸也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吐出的每一个字的气息都打在罗渽民心里。

李帝努像个最英勇的骑士,为自己最耀眼的小王子,许下带着玫瑰花芬芳的,金灿灿的永恒誓言。

他说

“乃敢与君绝。”

End-



脑洞来自于前几天考试得时候课桌上用黑色马克笔这下的上邪这首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个小可爱💗💗

爱你们鸭😂